知音网首页 > 情感 > 婚姻 > 倾诉 > 当断未断埋祸根,教授的情回头何以如此艰难

当断未断埋祸根,教授的情回头何以如此艰难

www.vipfdzs229.pw 2019-10-14 09:20:54 知音网 我要评论

字号:T|T

对此,他深感无奈,好在他从不放松对专业的钻研和学习。好多次,他陪着她逛商店,他都随身带着一本书,有空就拿出来看。


  汤泉出生于农民家庭,自小就喜欢吹拉弹唱,且很有天赋。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一师范大学音乐系。

  入学不久,他便结识了同届艺术系才女舒书末。温柔美丽、活泼大方的舒书末艺术世家出身,她自小酷爱琴棋书画。在大学里,她品学兼优,是众多男生追求的对象。两人都是佼佼者,自然而然地相恋了。

  毕业分配时,舒书末不顾家人和朋友的反对,毅然跟随汤泉来到江苏某市——汤泉的家乡。当年夏天,两人结婚。

  他们双双入江苏某高校任教。第二年,舒书末生下儿子汤凯。汤家二老为照顾孙子,和小两口住到了一起,一大家子其乐融融。

  汤家的农村亲戚多,常以各种名义来到他家,使舒书末往往措手不及,不经意中难免“得罪”一些亲戚,汤家二老认为面子挂不住,难免要跟儿子说;而舒书末这边,一面要照顾孩子,一面要做好儿媳,还要顾及亲戚,也是一肚子的闷气无处发泄,夫妻之间发生了少见的争吵,婆媳间也展开了舌战。汤泉有时干脆躲在办公室里。

  导致矛盾升级的是那次舒书末父母的到来。舒母认为不能让女儿喂奶,担心影响体形,汤泉刚说句:“这没必要吧。”舒母则自言自语:“门不当户不对,怎么弄得好。”这下,对自尊心特强的汤泉来说无异于伤口上撒盐。

  舒书末父母过多的“干涉”,使汤泉与妻子终于大吵一架。年轻气盛、缺乏理智的他们竟采取离婚来解决矛盾。

  然而,当他们冷静下来时,发现彼此还深爱着对方,于是不久又复婚了,生活又回到了以前的轨道。

  值得庆幸的是,汤泉的工作一直很出色,他很快被提升为副教授,成为系里教学负责人,许多家长把爱好钢琴的孩子也送到了他身边。

  市里举行一台大型文艺演出。已是市内享有盛名的钢琴演奏家汤泉则是演出的重磅人物,而舒书末因身体不适没参加。

  在一次排练中,汤泉趁着空隙到乐器室刚想静一静。一个甜美的声音响起:“汤老师,请喝水。”一抬头,一位时髦漂亮的女孩站在他面前。

  这不是学校的学生,汤泉正纳闷,女孩已自我介绍:“我是抽调参加全市文艺汇演的,久仰您的大名。”原来她是这台演出的歌舞节目主唱。

  他接过递来的水,心里竟有丝温暖。女孩叫苏娜,24岁,是本市一家银行部门的职员。

  他们开始交往。漂亮时尚的苏娜给他带来了新鲜的灵感,许久不写诗的他为她写了首诗《小雨中的梦》,为她谱了曲,为她演奏。当他在家庭中、工作上有了困扰,他第一个想要倾诉的对象就是苏娜。她耐心地听着他的诉说,轻轻地为他擦去眼角边悄悄流下的泪。

  终于有天,苏娜告诉他,她和男友分手了。这一夜,他俩越过了红线。

  第二天,汤泉回到家,见到可爱的儿子和曾经深爱的妻子,他的心像被掏空了似的痛苦。他开始很怕回家,把大量精力放在工作上。当压抑得难受时,苏娜的电话会像魔咒一样把他唤到她的身边。

  聪明敏感的舒书末很快地觉察到了丈夫的异常,她太了解他了。她也是要强的、骄傲的。她和他进行了推心置腹的长谈后,她把自己关在家里,谁也不见。

  他们没有任何争吵,平静地分开了。他把房子、积蓄全都留给了妻子和儿子,孑然一身地走出了他曾无限眷恋的家……

  走出家门的汤泉踟蹰江边,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失落。他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,是苏娜在唤他,但他却没有理睬。

  第三天的傍晚,苏娜把他堵在了学校门口。他们谁也没说什么,他竟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似的,顺从地跟她上了车。

  激情过后,汤泉发现苏娜有时是那么任性。有时他正在开会,或向领导汇报工作,苏娜的电话打过来,他没及时接,就招来她的一阵责骂和赌气;有时他正上课,苏娜来电话,他匆忙接通告诉她是上课时间,她会说他心里只有学生没有她;如果是给家教学生上课,她会心血来潮也跑到学生家里凑热闹;有时,她又莫名地猜测汤泉在工作上给予了前妻特殊照顾,或是未经她允许又去看望了孩子……

  久而久之,汤泉又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累。这时,他不由得拿苏娜与前妻舒书末相比较。舒书末有涵养,举止端庄大方得体,与自己有共同爱好,有共同语言;而苏娜除了当初能给予的细心体贴之外,更多的则是以己为主,尤其在专业以及性格上与自己格格不入。

  于是,他还是常回到舒书末的家里逗儿子玩,以图重温旧情。他有了“回家”的念头。

  比较归比较,想法是想法,但他很快又回到现实。他认为这或许是苏娜太爱自己了,只是她爱的方式自己一时适应不了。于是,他主动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她,并建议她业余时间多读些文学、艺术方面的书,充实下自己,也为两人能有多一些共同语言,但苏娜总是有那么多新鲜的主意要他去陪她。

  对此,他深感无奈,好在他从不放松对专业的钻研和学习。好多次,他陪着她逛商店,他都随身带着一本书,有空就拿出来看。

  汤泉因工作出色提升为系主任,晋级教授职称,成为全校最年轻的教授之一。他多次出席全国专业研讨会,其论文获得了与会专家的一致好评。喜上加喜,他又买了套三居室商品房。

  舒书末除了拼命工作,就是照顾孩子,她一直拒绝着许多人的关心。儿子上小学了,聪明、懂事、有主见,成绩很好,可性格内向,且又特别倔犟,孩子的班主任有次在路上碰到了汤泉,谈起了孩子的情况,汤泉内心颤栗了。

  一天中午,他等在儿子放学回家的路上。当儿子用冷漠的眼神看着他,一言不发,他的心像是被人用刀子在一刀一刀地剐,望着儿子瘦高的酷似妻子又酷似自己的背影,眼泪肆意地流了下来……

  2016年4月初,他应邀去北京开学术会议。走之前,他问儿子最想要什么,儿子回答说:“你给我买一套科幻书吧。”他高兴地记下了书名。

  北京之行,苏娜请假陪着他一起去了。刚开完会,学校有急事催林教授回校,他只剩下半天休整的时间,准备去书店逛逛,实现儿子的心愿。苏娜却拉着他去逛商场。苏娜看上了一套化妆品套装,接下来,洗脸、试用,小半天时间就过去了。最后,软磨硬抗,将这套近9000元的化妆品硬是让汤泉付了款。当他们再准备去书店时,离上车却只有半个多小时了。他无奈地朝书店望了望,就直奔火车站。

  回来后,他对儿子说:“下次,等有时间,爸爸一定给你买好几套。”他蹲在儿子面前,抚着儿子胸前的纽扣,不敢看儿子的脸,他只感觉到有几滴热热的东西洒在他的手上,儿子转身跑了,他的心也碎了。

  年底,汤泉参与系里的论文评选。一天,他把几位老师的论文带回了家。苏娜看见了舒书末的名字,不问青红皂白,一把夺过来,丢进垃圾桶里,两人又是一阵大吵大闹,水果被抛向了电脑,茶杯砸到了钢琴上……

  他把复婚的想法告诉了舒书末。苏娜到学校来接他回家,他在办公室里挨了又挨;他家的邻居听到了他和苏娜在家里的大吵大闹;有时,走在路上也是不可避免地争吵……

  9月底的一天中午,突然下起大雨,匆匆前行的汤泉看见儿子孤单地在雨里奔跑,他突然记起上午舒书末在市里开会,肯定是来不及接孩子了。他忙奔过去,将外衣脱下披在儿子身上,不由分说,背起了儿子。

  刚走几步,正碰上了匆匆赶来的舒书末。三个人挤在一把伞下,原来应是多么幸福的一家啊!他看看舒书末,她的眼睛红红的,他也不禁潸然泪下。

  走出校门,汤泉一眼望见了停在大门口的熟悉的车,但他没有停步,他把舒书末和儿子送到了家门口。

  等他撑着舒书末给他的伞回到车子旁时,苏娜从车里钻出来,一把夺过伞,狠狠地折成两截,恨恨地丢进雨地里。他刚想解释,苏娜一脸愤怒地说:“你不用说什么,我都看到了。你别做梦,你叫那娘俩也清醒点!”并嚷嚷要去找舒书末,两人在校门口大吵,门卫见状,好不容易劝开他俩。这一次,汤泉坚决不上车,苏娜丢下一句“你等着瞧!”飙车而去……

  汤泉对苏娜由热变冷,伤心至极的苏娜想努力挽回一切,但又感到不可能,尤其是当她想到汤泉要和前妻复婚,这犹如一根鞭子在抽打着她的心,她一下失去了平衡。“我得不到的东西,别人也休想得到,这几年,我为汤泉付出太多了,我决不善罢甘休。”身心俱伤的苏娜曾这样对女友说。

  苏娜是个敢说敢干的人。她又一次开车等在校门口,她不停地用手机打电话,但电话始终没接通,她又换用门卫的电话,打通了,她刚说“喂”,对方就挂掉了,门卫看出苏娜很恼怒。

  过了好久,汤泉终于在校门口出现了,但他没上车,苏娜开着车从他身旁擦过,汤泉的身体左侧被车蹭了一下。趁他愣神的当儿,苏娜一手把他拽上了车,两人在车内大吵,有一句话门卫听得清清楚楚:“汤泉,你别过分,我可是什么都不在乎了。”

  笔者在采访中得知,汤泉在出事之前十几天,曾突然对他一个要好的同事说:“以后怕是弹不着琴了。”同事责怪他开什么玩笑;出事的前两天,他把自己所购商品房和所购车辆的所有证据、发票一起放到了他父母那儿,请他们保管好。也许他早已预感到了什么……

  汤泉和苏娜,一个英年早逝,一个香消玉殒,人们唏嘘感慨。有人说,婚外情是万劫不复的雷区,谁要闯入雷区,谁就自食苦果。汤泉与苏娜的悲剧为此作了诠释。它留给人们太多的思考和教训。

  编辑:小东

  【本文为知音杂志原创稿件 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】

字号:T|T
关注我们:

新闻热搜词

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

编辑推荐

网友评论

收起评论

热点聚焦

热点视频

图文欣赏

1/5

精彩推荐

回顶部

乐盈彩票注册 241| 22| 397| 772| 142| 202| 739| 349| 991| 115| 583| 976| 370| 901| 568| 346| 634| 472| 514| 760| 460| 601| 910| 883| 58| 301| 436| 262| 52| 700|